龙八国际网站

  1. <code id="vjjrd"></code>

    <dd id="vjjrd"><u id="vjjrd"></u></dd>

    <acronym id="vjjrd"></acronym>
  2. <meter id="vjjrd"></meter>
    1. <cite id="vjjrd"></cite>
      <output id="vjjrd"></output>
        <output id="vjjrd"><video id="vjjrd"></video></output>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媒體聚焦

        主站 > 媒體聚焦 > 正文
        • 【當代廣西網】一部境界全新的紅色史詩——評大型壯劇《百色起義》

          來源:《當代廣西》2019年第24期  發表時間:2020-01-10 15:55:50  

          111.jpg壯劇《百色起義》海報。作者供圖

          作者:王建平

          這是一部令人眼睛一亮、熱血沸騰的作品!

          2019年10月9日,國家舞臺藝術精品創作扶持工程重點扶持劇目、國家藝術基金2017年度資助項目、第十屆廣西戲劇展演桂花金獎作品、大型壯劇《百色起義》在北京國家大劇院隆重上演,博得了觀眾的熱烈掌聲與喝彩,獲得了圓滿成功,拉開了廣西地方戲曲優秀劇目晉京展演活動的大幕。這次廣西地方戲曲優秀劇目展演,是自治區黨委宣傳部、自治區文化和旅游廳主辦的。而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暨紀念百色起義90周年之際,上演《百色起義》這部戲劇具有很強的歷史意義和現實意義。

          百色起義是中國現代革命史上與南昌起義、秋收起義和廣州起義相提并論的偉大壯舉,因此必然成為當代文藝創作的重大題材,此前文學、電影、電視、廣播等都有所表現,這使得再以它為題材的創作面臨著較大難度。對于怎么在觀眾所熟知的歷史題材中演繹出新意這一難題,廣西戲劇院的藝術家們給出了一個滿意答案。他們不但以戲劇形式填補了這一題材創作的體裁空白,而且還通過手法創新取得了舞臺藝術的重大突破,使得這部壯劇成為一部境界全新的革命史詩。

          一、獨特的人物設置塑造新穎形象

          在百色起義這一波瀾壯闊的歷史大舞臺上,人民英雄們創造了可歌可泣的革命偉績,許多人為此獻出了寶貴生命。怎么表現他們?這是每個藝術家在創作時面臨的首要問題。

          《百色起義》的編導一改其他體裁創作重在寫實敘史的做法,另辟蹊徑地構筑了兩個人物系列,一是飄揚在八桂大地上的先烈靈魂,二是奮戰在革命運動中的英雄身影。英靈和英雄交相輝映的人物設置,不但增加了其中的思想容量,擴大了創作空間,還收到了新穎奇特的藝術效果。所以,“序幕”一拉開不是百色起義英雄們準備起義的開始,而是他們在槍聲中紛紛倒下,又相扶相攙慢慢站起而成為英靈,編導通過他們的口介紹起義的背景和他們犧牲的過程。而在“尾聲”里,仍然活著的鄧小平和張云逸在英烈中站起。鄧小平告慰道:“我的好戰友,你們沒走完的路,我替你們走了;我沒走完的路,會有人再接著走……”,最終走入英烈的行列之中。這樣的開頭和結尾既前后呼應,又彰顯不忘初心、繼續革命的思想內涵,一下子就打破了觀眾的審美心理定勢。

          與英靈相呼應的是英雄們。本劇作為歷史劇,當然表現了百色起義中的鄧小平、張云逸、李明瑞、韋拔群、雷經天、陳豪人、陳洪濤、俞作豫等人們耳熟能詳的領袖們,也塑造了韋阿婆、韋阿花、阿牛等人民群眾形象,以及黃阿龍、韋阿桂等紅七軍普通戰士形象,當然還描寫了俞作柏等歷史人物。

          它的獨特在于,重點刻畫鄧小平和李明瑞。尤其是對百色起義和龍州起義的總指揮李明瑞濃墨重彩的書寫,實現了人物形象塑造的突破。這位1931年被錯殺于蘇區肅反的革命烈士,在過去的文藝創作中被表現得不多,以至于許多人對他并不熟悉。而他在百色起義、龍州起義中的地位和作用與總政委鄧小平同樣重要。所以,將李明瑞定位為第二主角,讓他站在舞臺的中央,在英雄群像中顯得更為突出,不但具有藝術創新的價值,而且還有回歸歷史真實的意義。這是本劇的一大亮點!此外,劇作還表現了鄧小平妻子張錫瑗、李明瑞夫人羅昭儀,還有紅七軍二十師師長李謙,他是導致中國革命受到重大挫折的立三路線代表——李立三的弟弟。這些人物的出現也為英雄形象增添了鮮為人知的元素和新穎的看點。

          二、散文的敘事方式講述別樣歷史

          本劇在情節演繹上也別具一格。它不是按照歷史發展的進程來展現百色起義的畫卷,而是采取以英雄的“魂”作為重新構建敘事框架的“神”,并圍繞這一“神”來組織情節。這種散文化的歷史敘事法,通過從站在今天回望歷史的視角,重新組合起義的重要事件片段,雖然打亂了歷史發展的外在順序,卻抓住了內在邏輯,揭示百色起義的歷史必然性,使人們所熟知的偉大歷史呈現與眾不同的風貌,從而營造出熟悉得陌生的審美效果。英雄們的“魂”就是要救中國于危亡之中,救百姓于水火之中,建立起人民當家做主的新中國。這“魂”就是英雄們革命的初心。為此,英雄們要尋求出路,而這一出路就是以革命的手段推翻反動統治,在劇中那就是舉行百色起義。

          于是,劇情展開。第一場的“流民圖”展現了舊中國的軍閥混戰、百姓遭殃的苦難,由此引發出:“鄧小平一腔熱血血正熱,救中國出苦海向死而生。此一番請長纓驚天一戰,揭竿起舉大旗重整乾坤!边@就是共產黨舉行百色起義的目的。后面各場戲的情節,如韋拔群東蘭辦講習所、反蔣失敗、南寧兵變、舉行起義等均在此基礎上生發。也就是說,百色起義的主要事件在劇中均有表現,但不是順敘的。

          在具體寫法上,編導巧妙地通過三組夫妻情節來完成劇情的展開。一是鄧小平和妻子張錫瑗,通過他們來反映馬克思主義思想對中國革命的影響,通過《馬賽曲》來表現祖國的兒女在奮起,以此昭示百色起義是中國共產黨有意而為之的偉大革命,表現鄧小平在引領革命的方向。二是李明瑞和妻子羅昭儀,通過他們來揭示這位主政廣西的北伐名將尋找救國救民之路的茫然和痛苦,以及最終覺醒、參加革命的心路歷程。李明瑞在鄧小平的指引下,投身到革命的陣營中,使起義獲得成功。三是韋阿花和黃阿龍,通過他們來說明人民群眾只有革命才能獲得解放和幸福,所以他們積極參加紅七軍,幫助其他人翻身解放是一種必然的選擇。三組人物彼此交集,互為作用,共同推動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劇中用較大的篇幅細致地描寫李明瑞內心的矛盾、彷徨和尋路無著的痛苦,最后在第五場與鄧小平的江中暢談中,接受革命的思想,終于決定“舍棄高官厚祿妻子兒女,為天下勞苦百姓而死,無怨,無悔,無憾!眲≈袑λ枷朕D變的自然和必然的表現與揭示,也是對革命真諦的真誠宣示!

          編導敘事的高明在于,從人性最柔軟的地方切入,通過這三組人的夫妻對話來表現他們的情感,傳達他們的心聲。這樣的效果就更為真切,更為可信,也更容易激起當代觀眾的心靈共鳴。

          三、綜合的藝術表現豐富舞臺時尚

          本劇藝術家充分發揮了戲劇作為綜合藝術的優勢,極大地增強了作品的審美力量。

          首先是詩意格調的追求。為了給觀眾傳遞革命神圣的感覺,藝術家們有意進行戲劇氛圍的詩歌意境的營造,特別注重主觀感情的抒發,尤其在臺詞詩歌化上做出了可喜的創新。例如,讓紅七軍軍長、共和國大將張云逸說出“戰友們,真想你們!你們都走了。鄉親們講,韋阿婆早已經化成了山頂上的一棵樹,還在望著盼著。夜深人靜,人們聽見那棵樹在歌唱……”這樣詩歌般的臺詞,以及讓紅七軍戰士韋阿桂喊出“紅軍萬歲”的口號,抒發深沉而壯烈的情感。而這些詩化臺詞又被演員用話劇的方式進行藝術處理,從而使得這臺壯劇表演具有了話劇的味道。

          其次是視覺感受的強調。一是加強靜態人物造型的雕塑感。藝術家們對人物,尤其是英靈群像的姿態上,有意雕像化,追求人民豐碑的視覺效果,并且配以黑色的背景、深灰的服飾色調和紅旗,突出凝重和悲壯的視覺基調;通過燈光的巧妙運用,凸顯革命先烈的立體感和莊重感,表現人民英烈永垂不朽的祭奠意味。二是加強動態人物造型的剛烈感。演員們不但在肢體語言上進行大幅度的展開,表現剛勁有力的涵義,例如韋拔群和英烈們喝酒的場面;且節奏短促,跳躍鮮明,動感十足,例如紅七軍及人民的群舞。而在舞蹈語言的設計上,編導融入了當代的元素,使觀眾不但感受到審美的親切與時尚,而且還自然地進入藝術家們所創造的回望歷史的情境,對劇的思想內涵的理解更為準確。三是加強道具的震撼感。本劇的道具使用和調度尤顯大氣,令人印象深刻!一組呈現斜坡的大型舞臺道具,給人以一種視覺沖擊。它不但由群眾演員直接移動而實現即時的場景調度,使舞臺場面富于變化,還可使演員上下和左右而行,進而擴大舞臺的藝術空間。更重要的是,它能夠讓鄧小平、李明瑞、韋拔群這些領袖登高而呈現出高大的形象。最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它在后面竟然還能夠組合成巨大的中國共產黨黨徽,輔助完成了人民英靈和英雄的形象塑造。

          第三是聽覺感受的新穎。在音樂上,演員的壯劇演唱,特別是那悲愴的無字歌“——呀哈嗨——呀哈嗨——”彰顯出鮮明的廣西本土特色,馬上喚起觀眾對壯族文化的認知感。而張錫瑗所唱的《馬賽曲》,又為這部壯劇的音樂增添了西洋的元素。兩者的水乳交融,創造了與眾不同的音效,很好地表現了百色起義的無產階級革命性質。而始終在場的拉琴人,既扮演歷史見證者的角色,又以琴聲呼應劇情的變化,強化音樂的現場感;還使全劇結構更為緊密,做到形似散而實不散。

          縱觀廣西戲劇院這幾年的作品,感覺《百色起義》與《馮子材》相似而又不同。這個“相似”既是指它們均為廣西重大歷史題材,更是指對大氣壯烈的史詩性的追求。它們的“不同”,在我看來則是一種進步。由此可見,兩劇的導演龍倩的藝術風格逐漸顯現,而這是她創作成熟的一個標志。

          作為新上演的劇目,《百色起義》也是有不足的。例如,我覺得張錫瑗用法語唱《國際歌》可能比唱《馬賽曲》更好。當然,這只是本劇的瑕疵,是可以修改的。

          (作者系廣西社會科學院文化研究所所長、教授)


        分享到:
        龙八国际网站